纵横财经  >   社会  >  正文

考研占座的人凭啥嘲笑豪取公厕纸的前辈?

评论

深圳晚报评论员 刘文涛

新学期伊始,很多高校如期上演考研生占座 " 大戏 "。据媒体报道,位于山东青岛市的某所大学,开学短短两周的时间里,不少教室的桌椅上就已被写满了 "2018 考研占座 " 的字样。

对于高校里的 " 考研占座 ",我们早已习以为常。因顾怜考研生的不易,校园管理者往往对这种行为持一种默许的态度;外界也鲜有批评的声音。但是,如果我们还受教于 " 勿以恶小而为之 " 这句古训的话,就应当意识到纵使有万般理由," 考研占座 " 这种行为也是不应当被纵容的。从性质上讲," 考研占座 " 与 " 私藏共享单车 "、" 豪取公厕手纸 " 等行为一样,都是对公共资源的无理私占,都是公共精神和公德意识缺失的表现。

前不久,一则 " 男子硕士学历月薪上万,占共享单车喷漆还加儿童座 " 的新闻引发网友热议。很多人表示不解:为什么这么高的学历,还做出这么 " 丢脸 " 的事情?从学校教育的角度来讲,我们能够剖析出一个原因:学校给了男子学历和谋生的手段,却没有教会他该如何在现代化的公共领域中生活。如果该男子对此也有所意识的话,那他在面对行政拘留的处罚时应该会有所埋怨,怨学校曾经为什么没有制止过他一次又一次自私的占座行为。

人们都说:大学是一个小社会。这句话有道理,但是很多人是从一个负面的角度去解读的,认为大学生就应当在这样一个被世俗风气侵透了的校园中摸爬滚打,学会圆滑、世故的生存之道,以期能够在毕业后迅速地适应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。依这种想法," 强占座位 " 反倒成为了一种有益的训练。这种功利的思想为很多家长和学生所奉行,是掣肘高校和社会树立起规范和公德意识的重要因素。

因而,我们需要重新去界定大学与社会之间的关系。大学确是一个小社会,这主要体现在校园的公共性上。在这样一个公共空间中,学生们被要求依照简明的校规校纪共同生活,共享教学资源,学会明晓个人与公域之间的边界,以期在毕业后能够迅速地适应这个公共服务日趋完善、共享经济蓬勃发展的社会。所以,如果我们把大学看作是一切优良品格和公德意识萌生之所在,就不应当再对 " 考研占座 " 这件小且普遍的事情视而不见。

其实,正因为此事的 " 小且普遍 ",我们才更应该予以重视,因为这恰恰说明我国公共精神的根基不牢,且从萌生处就未遵照 " 勿以恶小而为之 " 的基本守则。前不久,在关于 " 天坛公厕厕纸遭中老年人豪取 " 的议论中,有一种响亮的观点:随着代际更迭,公德意识会有显著的提升。但是,当我们看到高校教室里被画满 " 考研占座 " 的桌椅时,必然会产生这样一种疑问:习惯了 " 考研占座 " 的年轻人有什么资格嘲笑 " 豪取 " 公厕纸的前辈呢?显然,我们没有多少底气夸口自己这一代比我们的父辈更有公共精神。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相关推荐
热图聚焦
精彩视频
热门推荐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纵横财经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纵横财经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邮箱:banquantt@em.92game.net

联系我们|zhcjw.net.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统计代码